【經綸實務】一起成功的量刑辯護

 

 

吳義春  律師


 

    廣東經綸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吳義春律師擅長刑事辯護,具有豐富的刑辯經驗。吳義春律師在專職從事律師職業前,曾經從事公安教學和預審辦案工作,具有較為深厚的刑事理論功底。



一起成功的量刑辯護 

 經綸編按:本文為廣東經綸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吳義春根據經辦案件所做的實踐經驗總結。案件中,吳律師根據具體案情和法律規定,在為被告人確定辯護策略時,將重點放在“量刑辯護”上,正確的策略選定使該案辯護獲得了較佳的效果。

自從最高人民法院出臺《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試行)》以后,就一直嘗試進行量刑辯護,而接受委托、擔任騙購外匯案被告人張某的辯護人后,即決定本案辯護的重點放在量刑部分。


一、基本案情

某市檢察院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張某等十二人自2014年6月至2017年初,在所成立及入股的的多家公司并沒有真正經營倉儲業務的情況下,出具海關進出境備案清單,再根據海關關單的內容,以自己控制的一系列境外空殼公司為對手交易主體,制作虛假的進出口合同及發票,在多家銀行從事名為理財,實為以內保外貸、內購外結、外購內結等形式,讓資金憑借進出口合同快速跨境流轉,從而套取匯差和利差的非法行為。各被告人共騙購外匯總額138471356.67美元。其中,被告人張某位列第三位,參與部分的金額為54513317.81美元,并在偵察機關采取措施之前,自國外回來自首。

通過對本案全部案卷材料的,辯護人發現,被告人張某除了具備自首情況以外,還系從犯,且其所入股的公司自2017年初,即停止任何經營活動。

如果還是傳統的思路,著重就定罪部分加以辯護,就很簡單,但是難以取得令自己滿意的效果,因此,決定做足功課,進行詳盡的量刑辯護。


二、找出騙購外匯案的類案同判的量刑規律

在2019年7月20日的全國法院貫徹落實政法領域全面深化改革推進會精神專題會議上,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曾強調“發揮典型案例作用,完善類案同判,加強審判標準化建設,確保法律適用統一”。也就是說類案同判是對各級法院的基本要求。

那么要達到比較滿意的量刑辯護效果,首先就得找出類案同判的的規律。具體講,就是要找出受案的某中級法院在處理騙購外匯案中類案同判的量刑規律。

好在騙購外匯罪是近些年來才出現的新型犯罪,各地法院處理的并不多。公開資料顯示,自2015年10月至2018年9月,該市中級法院共宣判過三宗騙購外匯罪。

研究這三宗案例,辯護人發現該類案例并不依據數額較大、數額巨大和數額特別巨大三檔分別量刑,而僅是基本依據數額與被告人所起作用從大到小科以適當的刑期。

而且,自2015年10月至2016年4月期間,某市中級法院所作判決,第一宗案為9528萬美元/年;第二宗案為5487萬美元/年;第三宗案為2450萬美元/年,呈一個快速遞減收緊的規律。

那么,被告人張某涉案的金額為54513317.81美元,于2019年底判決時,參照上述遞減規律,再減半至1225萬美元/年,在不考慮所有從輕情節,被告人張某的基準刑期當在4年或者4年半。


三、被告人張某的刑期應在一年半以上不足兩年內

因為在基準刑期以外,被告人尚有自首、從犯,且已于2017年初停止實施犯罪行為等酌定情節,所以還符合《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試行)》所規定的從輕減輕量刑情節,即:

第二十三條【共同犯罪】之“(二)一般共同犯罪中的從犯,所起作用較小的,輕處50%;作用較大的,輕處25%”;

第二十五條【自首或立功】之“(四)犯罪分子犯罪后,犯罪事實和犯罪分子均已被發覺,犯罪分子尚未受到司法機關訊問或者被采取強制措施而自首的,輕處20%”;之“(七)被告人自愿認罪的,輕處10%;既自首又自愿認罪的,按自首的比例輕處”條件。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年8月14日發布的《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實施細則第三(13)更明確“對于自首情節,綜合考慮自首的動機、時間、方式、罪行輕重、如實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現等情況,可以減少基準刑的40%以下。”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張某在2017年初就已自行停止實施上述犯罪行為,屬酌定從輕情節,建議再輕處10%。

加上本案公訴人建議從輕的因素,建議再行輕處10%。

綜合以上兩項法定從輕、減輕情節以及其他酌定從輕情節,被告人張某應當輕處至少50%-70%左右,故辯護人最終建議在一年半、最多在二年以下量刑。

當然,鑒于本案在開庭審判時,被告人張某已經羈押達一年另三個月,最終沒有提請適用緩刑。


四、判決結果

某市中級法院2019年9月10日判決被告人張某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辯護達到預期效果。